古嫫阿芝歌词

古嫫阿芝歌词

最可怪者,小儿初生下地,世俗皆用大黄、银花、勾藤、甘草之类,以下胎毒、血粪,余深为不然。因寒伤太阳之腑,气化不宣,水道不利而生邪热。

 人身立命,就是这一个火字,火即气,气有馀便是火,气不足便是寒。消渴,气上撞心,心中疼热,饥而不欲食,食则吐蛔,下之利不止是也。

如冬至春,万物茂,寒化热也。肾水承制五火,肺金运行诸气。

因夏之暑热而发,故名暑热,即伏邪也。桂枝八钱茯苓二两白术一两甘草五钱按滋肾丸一方,乃补水之方,亦纳气归肾之方也。

其说有二,诸书称自汗为阳虚,盗汗为阴虚,总未畅言其旨,余特为解之。肾气有时间浊,在太阴脉口而希,是水气也。

如遍身中外涩滞,皆属燥金之化,故秋脉KT,KT,涩也。一升一降,往来不乖,则心、肾交而此症可立瘳矣。

Leave a Reply